格尔菌

墙头无数,产出随缘x
头像是零点小可爱给我画的!!
背景是我家席屿给我画的!她没有lof嘻嘻。
最近沉迷撒野。蒋丞和顾飞是天生一对!!!!
是丞哥的走狗——!!想天天给他端茶倒水!!!
产出的话可能原耽/策瑜/姜维相关/农药only双冰/魔圆/VC主言绫/fate
这里是格尔,我超懒,慎fo
人活着就是为了痴汉。^q^

【言绫】无瑕

夸爆我的宝贝琉声老师呜呜呜😭😭😭😭

琉生不如死—墨西鸽的鸽子:

@格尔菌 的60fo点梗


咕了这么久我都不好意思了


很粗糙希望嗝儿轻轻骂我()


特别鸣谢 @洛年


“她笑了,但是我哭了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师傅,为什么她不笑呢?”言和笑着推开那个凑上来的脑袋,抿着嘴不再言语,抬头看飘零的花瓣。樱花漫天,眼前掠过几抹明媚的红。光穿过叶缝,轻巧地散落在她们身上。“师傅?”


那年言和年仅十七岁。


忆起初见,她在阳光下,耀眼到让人无法移开视线。她着一身红装,红色衬的她很精神。


她从未想过有人能将红色穿得如此美。


她极长的发被一根红绳束起。发似在空中飘扬。她的蝎尾辫很长,红色的发带似她的眼眸般明亮鲜艳。


言和赞叹于她那双平静却有神的眸。


言和能从她眸中看见几分浅到几乎无法发觉的笑意,但她的嘴角却没有一丝弧度。


她为什么不笑呢?她笑起来该有多好看啊。


几枚尚还美丽的花瓣跌落在她的发,言和不自觉地走上前抬手帮她拂去。


粉嫩的樱花在湛蓝的天空下飞舞,如同一场朦胧美丽的梦境。


“师傅,她为什么不笑呢?”光给她精致的脸庞镀了一层金边,言和伸出手指勾勒她的轮廓,最终停在了她的唇边。那美人痣或许是无心而为,却给她填了几分独特的美。


老人听罢只是摇头不语。


也许艺术家都是孤独的。


老人不时会来看她,但大多时候都不见踪影。言和不知道来拜师是否是对的,也不知道踏上这条路是否是对。现在只能走下去了,她从来都不会半途而废。她捧起那盏昏黄的油灯,光蔓延到了墙的角落,也照亮了她,那是老人的得意之作,是他口中的“无暇之玉”。


可是她为什么不是笑着的呢?


如果她是笑着的,那该有多好看啊


言和从未改变这个想法。


“我要雕刻出一座完美的雕塑。”她曾说。老人却只是微笑着揉乱了她的发。


樱花落了不知多少次,花带着时间一同逝去。老人也再没有回来过。


言和喜欢午后在树荫下感受拂来的风,喜欢将乐正绫摆在自己身边同她说话。准确来说,是自言自语。她也开始照着乐正绫雕刻雕塑。她想让她更加“完美”。


“阿绫,你为什么不是笑着的呢?”轻抚过她的双目,沉溺在了其中。


言和不知道她的双眼也将乐正绫溺死在里面。乐正绫觉得,那双眼睛跟她最初看到的天空一样美丽。


“阿绫,马上就会有更完美的你出现了。”快要完工的那天夜里。言和如痴如醉般企图拨开她耳边的那簇发,勾勒着她耳朵的轮廓。抚摸她的脸颊,喘着气,竟吻上了她毫无温度的唇。离开时貌似还恋恋不舍,逗留在她脸颊的手移到她的唇上。


胸口似有团火在烧一般,并不存在的心脏仿佛不由自主地跳动起来。


蜡人的内心太火热了是会融化的。她知道。


在言和恐慌的目光下,她开始慢慢融化。她有自主意识,这时她竟可以动了。她用还未融化的手像言和之前那样抚摸言和的脸。


言和惶恐地退后,抵到了墙上。


她看向她。


她放下了手,拼尽全力将嘴角扯出一个扭曲的弧度。


地上那一摊液体是尚未消失的她对她的爱。


言和眼眶里有泪滑落。


她这样一点都不美。


“师傅?为什么她不笑?笑起来不是更完美更好看吗?”


“这样就好…”言和扭头看着那个依然没有笑的乐正绫。

评论

热度(39)

  1. 格尔菌琉声声声声声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夸爆我的宝贝琉声老师呜呜呜😭😭😭😭